琉沐晴

恋还是念

经过了蓝家一阵子若有若无的吃醋味的小闹剧后,迎来了新的一场“游戏大战”。


蓝家作为最有雅正的家族自是不会参加,但,洋洋是在太可爱啦,这这这……叔父,你晚上看一看月亮,像不像您吃的急效救心丸……


蓝家子弟早上嗅到老浓的醋味,本想在吃饭时看看是不是饭菜……好吧,没有。


蓝家那犹如草根的饭菜,略带苦味,其美名曰“养生”,除了蓝家人以外,还真没多少人能忍受那饭菜,更别提薛洋了,这不,看洋洋看着饭菜的眼神……他正表示着“我拒绝!”


“洋洋为何不吃?”蓝大哥作为大哥一样“贴心”的问候,实质上“我就是想和洋洋多聊聊,嘿嘿嘿”的心理的问候。


“我我……我……”洋洋我了半天也没说出理由,金光瑶也离开了,自己唯一的救星走了。


呜呜呜呜,瑶咪,洋洋想肥家,呜呜呜……


正在处理公务的金光瑶打了个喷嚏,谁…在骂我?


洋洋心不甘情不愿的拿起筷子,脸上写着大大的委屈,蓝曦臣看着忍俊不禁。洋洋也只是瞪了一眼,闷头吃饭。


“江澄,你看小绵羊吃了,他会不会毒死啊?”魏无羡看着可爱的洋洋,看着他面色铁青地吃着饭,实在……额…可怜……


洋洋快速吃完饭,左看看,右望望,没人注意,开吃!


聂怀桑不知道这小家伙又要干啥,但当他拿出一包用油纸包着的桂花糕,笑了,怎么久了,还是会耍些小心机啊……


“小家伙”把头低到与桌子一般高,把点心迅速的塞进了嘴里,又把头抬了起来,自以为没人发现,但是,魏无羡等人还是看见了。


以下是各位的心理:


“卧槽!这TM太可爱了吧!”激动的魏无羡


“咳……才才不可爱……”傲娇的江澄


“怪不得不吃,原来是太苦了……”才觉悟的蓝曦臣。


“阿洋爱吃甜的……”默默关注的汪叽。


“咳,聂怀桑不要再看了!”强行逼自己转移视线的怀桑


“啊啊啊啊!我要出生!”小辈们的呐喊


“唔……太可耐啦!”温宁等人的感叹。


而本人却在


“好次好次”可爱的像个仓鼠的洋洋。

愿望(1 魔道CP.)

不要ky,杠精还有假道友




  忘羡:魏无羡场合



  上帝:“你好,我是上帝,我可以实现您的一个愿望,请问您的愿望是?”



  魏无羡:“我希望师姐和虞夫人他们都活过来,还有温情温宁。”



  上帝:“抱歉,温情被挫骨扬灰,不能复活,所以……你可以换一个愿望吗?”



  魏无羡:“那就让蓝二哥哥忘记我吧……”



  上帝:“抱歉,蓝忘机他的执念太深了 忘不掉的……”



  魏无羡:“那……你能告诉他,告诉他,我心悦他。”



  上帝:“好的……”



  忘羡:蓝忘机场合



  上帝:“你好,我是上帝,我可以实现您的一个愿望,请问您的愿望是?”



  蓝忘机:“……我想让魏婴回来。”



  上帝:“抱歉,他……不能回来,您能换一个愿望吗?”



  蓝忘机:“那可以让我回到过去吗?”



  上帝:“嗯?为什么?”



  蓝忘机:“……”(此处翻译:我想回到过去,就他,让他不要修鬼道,说自己心悦他)



  上帝:“抱歉,即使我是上帝也无法改变时间……还有,魏无羡让我转告你,他心悦你。你还有别的愿望吗?”



  蓝忘机:“无。”



两个两情相悦的人,终是阴阳两隔……



  曦澄:江澄场合



  上帝:“你好,我是上帝,我可以实现您的一个愿望,请问您的愿望是?”



  江澄:“你可以让江家的所有人回来吗?”



  上帝:“抱歉,人太多了,你可以换一个愿望吗?”



  江澄:“……那可以让他忘记金光瑶吗?”



  上帝:“您上一个愿望完成了……”



  江澄:“好……我知道了。”



  上帝:“你不要多想,蓝曦臣对你的是爱,对金光瑶的是愧疚。你和他有红线牵着呢!”



  江澄:“我知道啦”


 


  曦澄:蓝曦臣场合



  上帝:“你好,我是上帝,我可以实现您的一个愿望,请问您的愿望是?”



  蓝曦臣:“我希望姑苏蓝氏云梦江氏还有兰陵金氏永盛不衰。”



  上帝:“……可以换一个嘛?”



  蓝曦臣:“那……让我和晚吟在一起吧。”



  上帝:“你们手上有红线,不需要我来牵。”


真正相爱的人,不会被世俗和人给耽误的,爱总会到来。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追凌:金凌场合



  上帝:“你好,我是上帝,我可以实现您的一个愿望,请问您的愿望是?”



  金凌:“可以让小叔叔,爹娘回来吗,对了,再给舅舅找一个道侣吗?”



  上帝:“抱歉,金光瑶七十二颗桃木钉,无法轮回,更无法就回来……换一个吧?”



  金凌:“那你让蓝思追不是温家血脉可以吗?”



  上帝:“你上一个愿望完成了……”



  追凌:蓝思追场合



  上帝:“你好,我是上帝,我可以实现您的一个愿望,请问您的愿望是?”



  蓝思追:“我想让阿凌的父母还有姑姑他们回来。”



  上帝:“抱歉,温情她……你可以换一个愿望吗?”



  蓝思追:“那你让阿凌知道我是温家血脉的时候不恨我可以吗?”



  上帝:“可以。”



两个相爱之人,那会介意那些事情,更何况不是你做的。



  聂瑶:金光瑶场合



  上帝:“你好,我是上帝,我可以实现您的一个愿望,请问您的愿望是?”



  金光瑶:“我想长到七米一!”



  上帝:“抱歉,你可以换一个吗?”



  金光瑶:“那你能让怀桑还有大哥别恨我吗?”



  上帝:“聂怀桑还有聂明玦本就不恨你,只是聂怀桑因为杀兄之仇才会害你……你的愿望我无法完成……”



  聂瑶:聂明玦场合



  上帝:“你好,我是上帝,我可以实现您的一个愿望,请问您的愿望是?”



  聂明玦:“你能让怀桑无忧无虑吗?不要一直的谋尽天下事。”



  上帝:“不能,因为那个能护他花鸟鱼虫的人不见了……换一个吧。”



  聂明玦:“那就让我回到过去,让我不会将那一句娼妓之子,无怪乎此。”



  上帝:“抱歉,我无法实现……”



我终究还是因为一句话弄丢了你,也让你恨了我。


  晓薛:晓星尘场合



  上帝:“你好,我是上帝,我可以实现您的一个愿望,请问您的愿望是?”



  晓星尘:“我希望……和子琛在一起……”



  上帝:“换一个吧。”



  晓星尘:“那你能让薛洋不断指吗?”



  上帝:“为什么?”



  晓星尘:“因为薛洋不断指,他就不会杀了常家满门,我也不会遇到他,白雪观的人就不会死,子琛也不会没了眼睛,阿箐和村民也不会死。”



  上帝:“抱歉我无法完成……”



  晓薛:薛洋场合



  上帝:“你好,我是上帝,我可以实现您的一个愿望,请问您的愿望是?”



  薛洋:“可以让我和道长在一起吗?”



  上帝:“抱歉,你没了小指,月老无法牵红线,晓星尘瞎了眼,即使丘比特射了箭,他也不会对你一件钟情……换一个吧。”



  薛洋:“那让我不要断指吧。”



  上帝:“为什么?”



  薛洋:“因为我不断指就不会入金家,不会杀/了常慈安,也不会被他追了三个省,也不会去杀了宋子琛,更不会被金家清除,就不会被他救回,也不会沉溺于他的温柔中,也不会守他八年……”



  上帝:“你这个愿望完成了……”



  薛洋:“谢谢……”



他心怀天下,但在他的心里永远不会出现你的身影……



  道友篇:我



  上帝:“你好,我是上帝,我可以实现您的一个愿望,请问您的愿望是?”



  我:“我希望,洋洋不会断指,瑶瑶不会被踢下金麟台,魏无羡不会掉入乱葬岗,师姐和金子轩能给金凌一个完整的家,虞夫人和江宗主不会逝世,江澄不会十七岁就扛起江家……”



  上帝:“抱歉,我无法完成,你可以换一个吗?”



  我:“我没有了……”


书是一层障碍,我无法到书中,我永远是书外人,永远只能在书外保护他们不受伤害……



时间一年,两年,三年......转眼间,五年过去了,当年那个黑暗而又沉寂的房间,那些令人疑惑的而又令人反呕的事情底历历在目,那个人病狂而又病态的目光好像从未离开过少年的身上,而那人在自己身上做得,让人觉得变态的事情,如同印章,深深地印在少年的身上。

而那人,说他是疯子,但他比谁都清醒;说他是魔鬼但他又温柔至极,说来讽刺,明明最该恨他的人却偏偏沉浸在他的时而的温柔乡之中,思念成疾,我听话了,你又在哪儿?

月亮挂在黑暗上,静静地看着书桌前这个少年写着日记,暗黄地的灯光照着少年修长白暂的手,少年微微笑着,虎牙微露,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序幕完



呼呼,新坑,晓薛的,病娇晓和痴情洋,愿喜欢,寒假开更

恋还是念

恋还是念(2)

恋还是念,two:姑苏求学(1)

拒绝Ky,脑残粉和假道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界线

薛洋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脱离了魏无羡,一转身,全光瑶正笑着看他。


“小矮子,有什么好笑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魏无羡不小心没跟上薛洋,但遇见了江枫眠,跟着他一起回了江家。


“愿意和我回家吗?阿羡?”

两人在路上擦肩而过,不仅是道路还有人生。



“阿羡,走吧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 


“成美该走了!”

“来了,还有!不许叫成美,小矮子!”

“你先换了对我的称呼给换了!”

“哼!小矮子!”

-----8年后

“啊,师....“魏无羡刚张口就被打断了。

      


“瑶瑶~瑶瑶~,我不要去嘛一三千条家规,饭还苦的要死,我不去!“魏无羡和江澄,蓝曦臣和蓝湛他们望向声源,一个身穿金星雪浪袍的少年,马尾高高束起,小虎牙若隐若现,许是糖吃多了,声线带着一丝的甜腻赋的,还在那里撒娇腰……还特别的细。

        



少年仿佛感觉了有人在看他,向魏无羡他们的方向笑了一下,那笑好比冬日里的微光,犹如夏日里的微风。但是,是实并不是这样的,薛洋只不是对着他们假笑了一下,貌似他们好像又误会了?

         


嗯?他们怎么了?怎么笑得那么……猥琐……

       


洋洋竟然进了金家?!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好可爱!蓝曦臣等人想。

        


嗯,怎么我感觉头上有点绿呢?!

    


“云梦江氏江澄字晚吟。”江澄走到了蓝曦臣面前微微一鞠。

     


“云梦江氏魏婴字无羡。”魏无羡做了一样的动作。

     


“姑苏蓝氏蓝涣字曦臣。”蓝曦臣对着他们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  


“蓝湛字忘机。“蓝湛在旁边说了一句话,语气冰冷。

      



“我叫薛洋,无……”我们可爱的洋洋打算说无字的时候,偏偏旁边的金光瑶不巧的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 


“字成美~”金光瑶说了这句话就算了,还是一脸灿烂的笑容说的,让薛洋认为更过分。

    


“你才叫成美!”洋洋炸毛啦!但——

      


好可爱呀!几人如实想着,而他们的一举一动被旁边的一个人看在了眼里。

 


呦呵,阿薛也重生了呢!真有趣啊~



等到所有人都差不多进蓝家了,聂怀桑才姗姗来迟。



“二哥二哥,呼呼……我我我又来迟了!”聂怀桑喘着气站在那里。

 


“没事,你赶快进去吧,要是让大哥知道了,免不了一顿打。”蓝曦臣也没说什么,就快点让他进去了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几天后(中间的过程实属不想写,因为和原著差不多)


薛洋呆在姑苏整整几天了,薛洋觉得自己想死的心都有了,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的家规,烦死了!


薛洋正坐在那想着,想玩,但这里有什么好玩滴呢?


薛洋默默的看向了蓝忘机那用了飘柔的头发,顿时觉得有好玩的了!嘿嘿嘿!(* ̄︶ ̄*)



薛洋默默的走到了蓝忘机的旁边的,默默将自己罪恶的手伸向了蓝忘机的头发,默默地取出一绺头发,默默的编起了的头发。



薛洋从未自己扎过小辫子,更别提给别人扎了,扎的很难看,但薛洋还是兴致勃勃的给蓝忘机扎小辫子。



等魏无羡江澄聂怀桑等人进来后,看见了一副这样的画面:薛洋正微笑着辫这蓝忘机的头发,蓝忘机虽脸色冰冷,但看的出来他很开心,洋洋衣服贤妻良母的感觉,蓝忘机就像他的夫君,正打算出门的夫婿,这这这……


羡慕了!!!



聂怀桑浑身都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,不对,是人都勿近。



蓝曦臣和金光瑶看见了,虽然都面带微笑,但我仿佛听见了磨牙的声音。



江澄和魏无羡眼中满满的羡慕。


蓝忘机满满的幸福。


       

还未出生的金凌蓝景仪和蓝思追表示自己为什么不能早几年出生!?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温宁和莫玄羽表示,为什么自己不能早点遇见洋洋呢?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洋洋呢!我扎的真好看!嘿嘿(。◝ᴗ◜。)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嗯?怎么会有一股子醋味,还好浓,蓝家怎么会有呢?蓝氏弟子懵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今天的蓝家异常的和谐,哈哈






恋还是念

恋还是念(1)

恋还是念,one:我我竟然章生了!!

拒绝Ky,脑残粉和假道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界线

痛、好痛,和断指一样疼响,道长,瑶瑶,宋山风,莫玄羽......

“糖满芦!糖葡芦:”

“肉子,刚出炉的肉包子!”

“客官,您要来点什么?”

声声小败的叫卖声传入了睡在角落里那个灰头土脸,衣衫破烂的少年的耳朵里。

是摊贩的声音,我还...活着?

角落里的少年睁开了眼,一幅繁华闹市的景象现在少年面前展露出来。这个景象就悉的不过的了。

这是...夔州,我...重生了??

那个是...常慈安!

少年本该清澈的眸子出现了一丝戾气,仿佛要将自己正在盯着的人碎尸万段,但少年现在想在把他碎尸万段之前,先把上一世送信的点心给拿过来。

“那个小孩,过来,过来。“常慈安扫视了一遍,又向上次一样对薛洋招了乐薛洋了过去。

“叔叔请问你找我有事吗?"薛洋着头,将食指放在嘴唇下面一幅涉事不深的子,但谁又知道,心灵上他可是一个恶魔。

“你主帮我信送到对面那个人家里,这盒点心就是你的了。“旁慈安过说指了一下那盘薛洋上辈子没吃上的点心。

“好,叔叔!”少年边答应边拿信,然后走了。

少年边走心里还打着小算盘,要让常慈安被那个壮汉打一顿,还要拿到点心,薛羊刚走到门口,那抹邪笑就消失了,随之的是一幅天真少儿朗的样

“叩!叩!叩!”少年十分“礼貌”地敲了敲门,随之门被一个魁梧的大汉给打开了。

“那个叔叔,那边茶楼有个叔叔让我将这个信给你,还说我说会会出点心,但我不知道叔叔写的是什么,如果有不好的话,可以不要打我吗?”薛洋用渴望的着他,手里的信也交了过去,大汉看着面前这个可可爱爱的小孩子,即使是个小乞丐,但毕竟是小孩子,也没有说,看完信,也是拉着小孩子的手走向常慈安那里。

常慈安正打算,薛洋和大汉就堵在他们了的面前,薛洋看向点心摇了摇大汉的手,大汉将正在牵着他的手收了回去,看着少年想街道里面去,直到没了身影。

少年是知道大汉会对他做什么,但少年认为还不够,他要加倍奉还给常慈安。

常慈安,你给我等着!


薛洋在破庙中将点心吃完了,刚走出去便听见一阵阵狗叫声,而且离他越来越近,薛洋想着狗声靠近,刚走到拐弯处便看见一个和自己一样是乞丐的小孩跑向自己,躲到了自己后面,而狗还在自己面前叫。


薛洋本不打算管,但这狗叫声弄的他十分不舒服,从旁边拿了个木棍,向着狗甩了两下,眼神是刚才他从未有过的凶狠,小狗也被吓到了,嘤咛了两下就跑走了。


薛洋转过身,看着自己身后的少年还在止不住的发抖,心里嗤笑了一声想:这谁呀,和狗怂一样。


“喂!你谁呀?还怕狗。”薛洋带着一丝嘲讽和一丝丝的笑意说出了这句话。


“我…我我……”少年还是没有抬头,说话也有一点结巴了,明显吓坏了。薛洋看着他这个样子笑意更甚了,男子汉大丈夫的,竟然怕一个狗。


“你什么你 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“我…我我叫魏婴,字无羡。”少年刚说完就把头抬起来了。


卧槽,不愧是狗怂,一只小狗都怕,不对!我刚才救得是狗怂,我为什么要救他!?


小流氓小时候知道帮助人,我怎么这么不信呢!


“你能不能别跟着我了!”自从上次救了魏无羡之后,魏无羡和薛洋差不多是形影不离,自己抓鱼打算烤鱼的时候他就在旁边,自己想着要点钱买衣服再去想着打一写零工的时候他还是跟着自己,自己在破庙内休息的时候他也跟着,啊!(生活不易,薛洋叹气。)